小甜豆三青青

深夜沙雕段子,诈尸

富贵有财汽修厂:

你曾有过多少意难平的时刻

你听着他们在舞台上说爱隐晦又真切

互相拥有的小秘密把外人都拒绝

某个宣示主权的眼神太暧昧气氛

哪怕故事只在你想象中发生也想编撰剧本

用罗曼蒂克的色彩把情话说诚恳

攥紧旧日影像反而让你相信爱情是真



嘿,温室花朵们。


看惯了太太们产粮的你有没有过一瞬间想自力更生为喜欢的他们书写文字?在每个大呼“请立刻结婚”的时刻或许你的手正蠢蠢欲动准备码字却苦于平台无法施展?


又一年元旦,汽修厂诚邀各位可爱的温室花朵为汽修厂注入新鲜血液!

新的一年,新的贾正,我们一起努力,陪着哥哥弟弟走钻石路吧!


有意参与者可以联系汽修厂皮下qq:847461805


要确保有合理的时间线,且婉拒初三党、高三党,严禁鸽王!!!

买什么东西,不买了

码字

图拍太多了lof一次只能发十张于是我把图拼了一下




争做全网第二repo!


对又是我








各位老师辛苦了!拿在手里沉甸甸的质感真的很好,一点一滴都能感受到老师们的心意❤


还有透卡和书签,老师的字也好好看。这里要单独表白jiojio,你为什么这么可爱呀!!!




还有好多好多细节没有拍出来,肆意真的真的真的真的很棒,拿在手里甚至舍不得让它有折痕。




东湖的水我的泪




 @大綮有田  @旺仔牛奶   @是独角兽呀 @可乐冰茶   @DJ 劳资 




我爱各位老师鸭!!!!

我觉得当时眼巴巴拜托别人给我抢szx二售的我像个sb

2018最新沙雕情头

昨日青空各位看了吗


作为一个只看了电影的人


我要写屠小意和齐景轩!

真的无聊

| 贾正 | 撒娇精

深夜沙雕脑洞

奇妙的食光录制时期背景

有私设

————————————————————


没人能受得住朱正廷的撒娇。

南方人说话总带了点黏糊糊的鼻音,绕了个弯又拐上去的音调怎么听都像撒娇。

真觉得,韩剧女主应该学学朱正廷的撒娇。


不过朱正廷可不轻易撒娇。


他们都不知道,只当朱正廷扶着购物车眨着眼,用带了黏糊糊的鼻音说我想买这个的时候就是在撒娇了。

连摄像师都一副妈妈的心要化了的时候,黄明昊偏偏能冷静的移开朱正廷的视线:“餐厅还有,暂时不需要。”

廷大佬敲着购物车的扶手哼哼:“我想吃!”

“好啦。”黄明昊绕过购物车挡住了身后的摄像机,挠了挠哥哥的下巴,“回去我做给你吃。”


旁边目睹全程的磊子:不就是个虾片吗!!!


廷大佬的撒娇当然也不是普通的拉着手晃一晃。黄明昊半夜出来喝水的时候,朱正廷不知道从哪窜出来动作熟练的扯了件衣服盖上了摄像机。

黄明昊多倒了杯水:“什么事。”

朱正廷笑嘻嘻的凑过来搭在黄明昊的肩上,肩部敏感的黄明昊下意识的抖了抖也没说什么。


大概是刚洗了头,还滴着水的发梢凑到黄明昊鼻头,清甜的洗发水香味便充盈了黄明昊的鼻息。

哥哥把头放在弟弟的肩窝里蹭了蹭:“帮我吹头发吧。好困,不想动。”话是这么说,朱正廷带着笑意的眼睛里可没有一点睡意。


等黄明昊取了吹风机回来,朱正廷已经窝在沙发里有一搭没一搭的调着静了音的电视。


朱正廷右耳后有一小块头发有点秃。是15岁的黄明昊不知道从哪听来的表达喜欢的方式就是往对方的头上黏口香糖,就把嚼了半节课的口香糖啪的拍上了朱正廷的头发,同样嚼了半节课的范丞丞刚准备效仿,就被愤怒的朱正廷暴力镇压了。

最后是黄明昊陪着朱正廷去把那一小块头发给推了。从此那一块不管怎么长发量明显要少一些。朱正廷只好把头发留长点盖住。

熟悉的朋友工作人员造型师都不拿这个开玩笑,偶尔有不知情的人提起朱正廷也是笑着两三句带过,转脸回去锤爆黄明昊。

罪魁祸首黄明昊:宝宝心里……不苦!不苦!都是我的错!


怕打扰到室友们睡觉,黄明昊开了最小档,一点点的吹,指尖不小心擦过右耳后的那块头发时,黄明昊一僵,以为朱正廷会转过身锤他。

朱正廷只是放松了脖子,把脑袋的重量都放进黄明昊的手心里,哼哼了两声示意他继续。

黄明昊想了想,干脆把哥哥的顺毛吹成了乱糟糟的鸡窝头。


朱正廷顶着鸡窝头笑嘻嘻的扬起脑袋。


头发被吹成这样还不生气。黄明昊确定,是在撒娇没错了。

小店长:“什么事?”

副主厨:“明天的食材采购我可以不去吗?有磊子就够啦。让我多睡会吧。”


廷大佬都撒娇了,哪有不答应的道理

黄明昊:“好。


于是第二天,黄明昊拉住准备去叫早的Jeffrey:“喊雯珺就好了,让正廷多睡会。”

黄明昊想了想,总要给个理由,但是说因为撒娇就答应了好像太草率。

黄明昊顿了顿:“他昨晚太累了。”


Jeffrey:????所以你们两背着我们做了什么???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半夜出去了好久。



FIN。



困了,晚安。

深夜900+沙雕段子果然适合我

|瞳耀|梦里梦外

*ooc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乱七八糟啰里啰嗦的产物

*第一次尝试瞳耀

*强行be



1.

展耀曾经以为他对于心理学没有一点天赋。

14岁的展耀对于他的天赋还没有一个完全的认知。他知道他的成绩很好,但是他也是认认真真的上课读书写作业,他认为他的成绩全部来自于他的努力——因为白家的小儿子上课睡觉书上的笔记没有他的齐全还偶尔不交作业,成绩也稳稳保持在班级上游。

他忘了每次考试前白羽瞳被他抓着复习重点。

他也忘了当别的孩子对着二次函数愁眉苦脸的时候他已经捧着外文书看的津津有味。


14岁的展耀在他家的书房翻到了一本关于心理学的书。

他的参考对象选择了白羽瞳。


很快,展耀只想摔书!白羽瞳这个单细胞生物!他的思维里只有吃睡运动和展耀!

不是书的问题就是白羽瞳的问题。展耀愤愤的咬着白羽瞳做的炸奶糕。

他丝毫没察觉到白羽瞳的思维里存在展耀有什么问题。

这是很理所应当的。展耀想了想自己,他的思维里只有吃睡读书和白羽瞳。


第一次在读书上有了一点挫败感的展耀捧着书天天研究白羽瞳。


白羽瞳在某一天后知后觉不对。展耀总是盯着他看,也不对,展耀盯着他看很正常,他也经常盯着展耀看。可是展耀手里的那本书已经看了一个星期了,这很不符合他的速度。展耀总是低头看看书,又盯着他。用那种,研究的目光。

我有什么好研究的,你还不够了解我吗。

白羽瞳认为问题都在那本书上。他翻了翻那本书。都是枯燥的理论依据。


“猫儿,你喜欢研究心理学?”白羽瞳问。

展耀想了想,点点头。他确实喜欢研究白羽瞳的心理。


过了几天白羽瞳把展耀拉到自家书房。一面书柜上满满的心理学相关书籍。

展耀扫了一眼:“那种明显是胡诌的你也买?”

好心没好报的白羽瞳惊呆了:“你眼里只有那种吗?看看别的?”

“小白。”

“嗯?”

“你以后会做什么?”

“可能会像我爸那样,做个警察吧。”

于是展耀想也没想的去够书架上的犯罪心理学。

他需要的那本书放的有点高,展耀扒着书架踮着脚努力伸展指尖也还是差一点点。

少年时的白羽瞳比展耀高一点,白羽瞳凑上去拿书——展耀感受到身后的气息就卸下劲懒懒的靠在对方怀里等白羽瞳把书递给他。


“猫儿。”

“嗯?”

“你为什么拿这本犯罪心理学啊?”

“报答社会吧?”


“小白。”

“嗯?”

“我想吃炸奶糕。”

白羽瞳随便踩了双拖鞋就站起来:“家里没有面包糠了,我去买。再做一点焦糖蛋奶布丁给你。”

白羽瞳出门后,鞋柜旁猫咪拖鞋耀武扬威的搭在老鼠拖鞋上。



2.

等展耀后知后觉的发现白羽瞳简直是个行走的吸粉机时。他们已经是警局里赫赫有名的白色儿和展博士。

彼时SCI还没有成立,白羽瞳还是重案组的组长白色儿,展耀还是心理研究室的组长展博士。他们的办公室一个在四楼一个在六楼,白色儿经常溜达出去等电梯。


“白色儿你去哪?这份文件需要你签字。”

白羽瞳从电梯里探出头:“我有份文件落在展耀的办公室了。你先放我桌上我等会批。”

小警员神色复杂的看了看白色儿桌上一堆待签字的文件。可能要放在展博士的桌子上白色儿才会记得签吧。


后来SCI的组长和副组长的办公室只有一墙之隔,白羽瞳就经常跨过办公桌,敲敲墙,隔壁的展耀很快就会打开墙上的小窗:“怎么了?”

“桌上的那本黄色文件夹,哎哎,就那本,我的,递给我一下。”

“白羽瞳你什么时候能改一下在我办公室落东西的毛病,长点记性吧。”

“我记得你上个星期说今天想吃清蒸多宝鱼。我已经让大小丁帮我准备好食材了。”

展博士从善如流的拜倒在美食面前:“你的记忆力不错。”


白色儿的办公室一直挂着一个敞口的袋子,里面装了卡和零钱,他的组员可以拿这里面的钱买早餐,白羽瞳也经常在带着SCI加班时让赵富用里面的卡给大家点外卖。

甚至之前在他手下待过的重案组成员也经常过来拿钱点外卖。

里面还塞了不少粉色的贴着小心心的信件。

王韶赵富马韩蒋翎的一项业余活动就是翻看这些情书——反正白色儿对这些不屑一顾。对此他们又分成两派。王韶蒋翎认为白色儿的眼里心里只有展博士,而赵富马韩认为白色儿对情啊爱的完全没开窍,他的眼里心里除了案子就是展博士今晚想吃什么。嗯,好像也没多大区别。


“这个是刑侦科一个贼漂亮的妹子!我就说她怎么一直没男朋友,原来是看上了白色儿!”

“这个是缉毒科新来的一个实习生。白白净净一小男孩,不知道俘获了警局里多少阿姨的心,原来他也喜欢白色儿?”


展耀偶尔也会翻看这些情书,然后拎到白羽瞳眼前:“这都什么年代了还用写情书的方式告白。不应该直接出示房产证驾驶证银行卡余额吗?”

白羽瞳头也不抬:“我的房产证驾驶证银行卡余额你不是都看过吗。还有猫儿,少看点奇奇怪怪的电视剧。”

“那都是我的研究素材。”路过的蒋翎想:所以白色儿银行卡的余额是多少?


其实展耀不需要这些情书就知道整栋楼里有哪些人喜欢白羽瞳。毕竟喜欢这种事情,即使捂住了嘴巴也还是会从眼睛里跑出来。他今天把袋子里的信件整理出来,又整整齐齐的丢进了垃圾桶。

展耀想,别白费力气了,塞再多的情书爱慕的目光即使能把白色儿看出朵花来,白色儿那样的目光也只会给他。

嗯,等会,啥样的目光?给谁?

展耀后知后觉的明白白羽瞳喜欢他。那他喜欢白羽瞳吗?展耀想了想,嗯,喜欢。


门外的蒋翎压着嗓子和赵富争辩:“白色儿和展博士肯定是在一起的!”


展耀抬手敲敲头上的小窗:“小白,今天想吃海鲜意面。”

“好!!”



3.

SCI最近接手了一个很棘手的案子。

他们追着线索到了外省。


展耀和重要证人等在车里,白羽瞳带着人追了出去。

不料同一车的警员突然发难,捅伤了重要证人和展耀,所幸白色儿及时赶回来避免了更大的伤害。


不过展博士还是光荣住院了。


白羽瞳守在展耀的病床旁很是自责:“我又让你受伤了。猫儿,以后你一定要找个能保护好你的人。”

展耀去拉他的手:“我不需要找别人,我就要你。白羽瞳,你得护我一辈子。”


赵富溜出去给蒋翎打电话:“展博士对白色儿告白啦!!!”



4.

“展耀,醒醒,放学了。”

14岁的展耀被同桌推醒。他揉了揉被枕麻的手臂。

“你睡了一天了,不舒服吗?”

“没有,我好像做了个梦。”

“什么梦?”

“不太记得了。”


14岁的展耀今天是坐公交车回去的:“妈!我今天想吃炸奶糕!”

“不会做!”


14岁的展耀想了想,那他的梦里的炸奶糕是谁做给他的呢。



-FIN。